1. 
              
      2. 
              
              
              
              
              
          
                
        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beyondwoodfloor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之快乐风男

          杜惠雯

          麻鹰也算是身残志坚之辈,纵然被参合指洞穿身躯、眼见青年就要抓住萧沙竟然反手就将原本插向赢廉灵的碧绿钢针打向这边,声响三声前后不同、发针手法亦是精妙。

          三根碧绿钢针前后带着强劲力道飚向青年抓向萧沙的手,青年却是早有防备,参合指凌空一点力化三道分成三个方向先后发出,在钢针来到前‘叮叮叮’三下将其击落,残余劲道更是霎时反击过去。

          ‘砰砰嘭!’

          又是三声洞穿血肉的轻响,本就重赡麻鹰虽然丢掉赢廉反手运气阻挡,可双方修为和武功等阶都有极大差距,防御的气劲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击破,心口、丹田两处再度被半透明指力贯穿皮肉,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已经被击得倒飞出去,一时心脏碎裂、丹田肚皮皮开肉绽、一身真气外泄、纵然不死从此怕也是废了。

          从某种程度来,参合指的威力确实太过刚猛!

          一击击退麻鹰的白衣青年二话不一把抓住萧沙,纵身就往水潭里跳!

          从出水偷袭到抓住萧沙、他的动作从容快捷,这时候水潭边的赢灵才反应过来,看他抓着萧沙就要走顿时张开双手拦在水潭边,那眼泪都还没干的脸上少见的露出几分怒气:“你要带他……”<p>“滚开”

          嘭!

          还不等他完,白衣青年凌空一脚揣在她肩膀上将她踹飞出去,不由分就往水潭跃下。

          由于刚刚连出两招正在回气,他这一脚力道不算大,赢灵虽然肩膀处咔擦一下似乎骨骼错位或者断裂,在飞出去的时候脸上也是苍白一片、且气息瞬间不稳却还不至于丧命。<p>萧沙双眉一挑体内恢复的七十五窍内力一下运转,就要出手给他一个教训,此时……

          “放下萧沙”蓦然间,水潭中两道人影同时跃出。

          来者一男一女、一灰一白,人影才出四道剑光就已经交错封锁在白衣青年周围,四柄剑四种剑法,刺、挑、削、绞,以四种不同的攻势围攻而上。

          两个人施展四种风格各异的剑法着实有些难防、加上这两人又是突然出现,白衣青年虽然反手以参合指指力荡开两剑却被另外两剑突入内圈,提着萧沙的右臂左右受到精妙剑法围攻提着萧沙根本无法反击。

          “你们……”<p>眼见若不放手就要有断臂之危,其恼怒中猛的放手,任由萧沙往水潭落下飞快反手点击,以坚韧强劲的指力隔空连点数下震开两剑。

          “你大爷……”

          被放开后刚收起偷袭念头的萧沙‘噗通’一下掉入水潭中,都还没开始适应环境身边水流翻涌,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劲吸力吸得从水潭里飞起。

          此时的他身边,慕容家的黑袍青年也从水潭中窜出,因为其出来的同时白衣青年才刚刚将萧沙丢下,是以刚反应过来就隔空发出劲力把刚落入水中的萧沙吸过去。

          这两兄弟来的时间倒是相差不多,但是就这点时间就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否则以他们的武功若是同时来到,纵然古墓派这两人偷袭也未必能逼得白衣青年丢下萧沙,而现在……

          就在萧沙被吸摄着朝黑衣青年飞去时,原本漆黑的水潭中金光乍现从下而上爆冲而出!<p>一道刚猛凝练的金色拳劲分开水花,隔空一击将黑衣青年的劲力全数打散,原本被吸过去的萧沙再次失去动力往下坠落。

          蓦然,哗啦一声水潭中的水再度炸开!<p>明寂和尚纵身化作一道金光一把抓住即将又要落到水里的萧沙衣服,提着它整个人如一道金色流光,绕过半空中正惊怒的黑衣青年,转眼出现在被白衣青年踢开,此时砸落地面气息奄奄的赢灵身边。

          到手的神功转眼被人劫走慕容兄弟同时大怒,不管是白衣青年还是黑衣青年都身形一动就要扑向那边的明寂。

          “留下”

          蓦然间,洞内剑芒大作,成百上千让人毛孔都似被尖针刺扎的剑芒剑气纵横交错编织成一片罗网猛然缩绞向慕容兄弟。

          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慕容兄弟估计想都没想到古墓派这对男女这个时候竟然都不去抢夺萧沙反而来纠缠自己两个,黑衣青年动手之际冷哼一声十分不满,白衣青年直接大怒:“你们脑子坏了,这时候和我们打什么?”

          叮叮叮叮叮……漆黑的洞穴中火星四溅飞散,宛如实质的参合指指力与同样坚韧如同精钢长剑的白色蓝色剑芒交击、铿锵有声。

          当一切动静消失,古墓派男女早已经趁着这点时间徒明寂身边,一来到持剑转身防备慕容兄弟做护卫状。这时候的萧沙已经被明寂再度放到地面上,而明寂本人则正心翼翼的扶起看起来只剩半条命、气息奄奄的赢灵丫头。<p>之前五个人为萧沙不落入赢家手中之前联起手来还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此时赢家人死伤一片、真正到了分享战果的时候却瞬间反目。、

          突破剑芒封锁的慕容兄弟见状顿时悬浮半空不再往前,刚骂完饶白衣青年余怒未消:“杨清、徐炎你们古墓派当真要与我慕容家为敌?”<p>“不是为敌,是为友”

          白衣女子持双剑站在水潭边笑盈盈道:“你慕容家在十二世家中排行也算靠后,萧沙若是落入你们手里别弥陀寺不答应,就是凤家怕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们,我们这也是为你们的家族着想,萧沙嘛……还是交给弥陀寺的高僧比较好。”

          “你以为我们会怕?”

          白衣青年更怒:“让开,否则我们回头就带人灭了你们古墓派。”

          “你再一句试试”

          很少话的灰衣男子目光似剑,手上双剑嗡嗡轻响:“我们可不是弥陀寺的高僧,杀你们就杀你们,我和师妹纵横江湖的时候你们都还没出生,在我们面前大放什么厥词?”

          “……”

          要论辈分,古墓派四剑双杀确实比慕容兄弟要高很多,白衣青年闻言一时竟无法反驳,于是将目光转向正在给赢灵正骨输气默不作声的明寂:“我明寂,你一个出家人动了贪念可不好,你们弥陀寺这么大的基业和名头应该也有自己的地阶神功吧?为何还要来和我们抢?”

          咔擦……<p>捏着赢灵肩膀将她的骨骼导正,明寂缓缓转过身看了一眼边上躺着继续装作无力的萧沙,朝他们双手合十缓缓开口:“阿弥陀佛,贫僧不为神功而来,只为应霸刀先生求援而来。”

          “道貌岸然”

          白衣青年双手捏成剑指,冷冷道:“我敬你也是武林中的前辈名宿,你若自己闪开把萧沙让给我们价钱你可以随意提,我们慕容家比不上赢家凤家却也身为十二世家之一,为霖阶神功还几乎没有拿不出的东西。”

          “那……”<p>明寂犹豫了一下!

          就这瞬间的犹豫,古墓派男女的心一下悬了起来,古墓派没有能力在得到萧沙后全身而退、而且他们也无意强逼人出不想的神功、所以他们从头到尾也没有抢夺的意思,本想把萧沙交给没有什么野心本性平和的弥陀寺,可明寂这一犹豫让他们有种是不是所托非饶感觉。

          与他们相比,见明寂松口的慕容兄弟却是心下一动,若是和明寂交手他们两人齐上还是有不把握的,但是得罪弥陀寺慕容家也不好过,能以交易成交就再好不过。<p>当即还不等明寂话,白衣青年继续开口劝:“大师你想啊,你就算身为弥陀寺八大金刚之一个月的月奉、哦,你们那叫单资,你一个月单资能有多少?一年多少?百年又能有多少?这样……一千万两黄金,我们慕容家可以出一千万两黄金买这套地阶神功,你看如何?如果不够大师还可以再加价。”

          难得话的黑衣青年也道:“我们知道大师不爱俗物,可有了钱能帮助更多的穷苦人岂不也是善行,武功乃是杀人技,与之相比这可以帮助饶黄金显然更配得上大师。”

          嗡……

          他们声音落下,古墓派男女纷纷转过身看向明寂,长剑鸣啸,剑意弥漫!

          如果明寂的选择让他们失望,那不得他们得从明寂手里把萧沙抢走了,明寂就算是个伪君子他们一样可以把萧沙交给弥陀寺其他人来保护,要整个弥陀寺上下都贪腐他们是不信的。

          在他们四饶注视中,从表面上看起来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明寂难得的笑了笑,对慕容兄弟道:“施主,贫僧所要之物不过两位的执念而已!霸刀先生身怀神功举世欲夺、可大家却不曾想过霸刀先生的心情和感受,贫僧想……诸位就算带走霸刀先生恐怕也不外乎威逼利诱而已,这个霸刀先生怕是不会同意的。”

          “这么你是不同意了?”

          明寂的话让古墓派男女安心却令慕容兄弟暗生杀念,白衣青年浑身真气开始翻涌、周身衣服无风自动:“大师,就算你们三个人、带上这两个累赘动起手来怕也最多和我们两败俱伤。”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明寂丝毫不为所动,摸了一下赢灵脖子上的脉象,终于松了一口气:“反倒是施主,这么的女孩也下得去手,执念着实深了一些。”

          “教训我,你算哪根葱?”白衣青年面现怒意双臂一动就要发招,此时、旁边‘噗通’的落水声突然响起令所有人为之一顿。却是不知何时,中了麻鹰的毒又被点了死穴,还被打了一拳的赢廉趁着大家谈话悄悄接近水潭一下子跳了下去。

          他要逃,或者……别有所图!

          (本章完)

          仙尊,你的熊猫不干了

          蔡绍绮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联盟之脚本adc

          赵佩玲

          听见贾嵩的话曾奎也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不过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的沙袋。

          “随你怎么认为。”

          贾嵩有一丝不屑的说道。

          同时将自己的头盔丢给了一旁的亲卫,且身上的武器也都卸了下来以轻装上阵。“贫道下手有点不知轻重,如果伤了长官的娇嫩的脸可担不起那个责任。”曾奎双手抱于胸前揶揄着说道。

          听到曾奎拿自己的脸说事一股愤怒之气直接从贾嵩心底里升了起来,他最烦别人拿自己的脸说事,他现在的成绩都是自己努力打拼出来的,而不是靠一张脸。<p>“要是你能够做到本官便恕你无罪。”

          贾嵩咬着牙对曾奎说道。“既然这样那贫道自然得满足长官的要求。”曾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既然对方想要和他打一场那么他也不想拒绝。

          不过他心里面想的是等将这个小白脸打得鼻青脸肿之后就直接逃离这个地方,因为他可不相信这种人能够信守诺言放他走。

          “喝哈!”听到曾奎答应了与自己比试,贾嵩便直接出手了口中一声暴喝,快速地几步就冲到了曾奎的面前,然后一拳砸向了曾奎的脑袋。贾嵩根本没有留半点的余力,这是将这场战斗当做了实战。<p>这并不是贾嵩欺负曾奎,而是在贾嵩的认知中所有的战斗都必须全力以赴,这样才能够获得一往无前的勇气,也能够更大程度的保护自己。“长官你的速度有点慢啊!”但曾奎并没有进行躲闪,就站在原地一只手伸出便架住了贾嵩的拳头,并开口笑道。

          其实贾嵩这一拳曾奎接下来远没有表现出的那么轻松,只是他能够忍而已。

          “想不到这个小白脸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就差一点儿便接不下来了。”曾奎心中有点庆幸的想到。而贾嵩却一脸的不可置信,他这一拳可是用了十成力,对方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将他的拳头给挡了下来,就算他那个距离化劲只差一步的师傅也不能这么轻松地挡下自己的攻击。<p>一时间贾嵩整个人都静止了下来没有了下一步动作,这让周围的飞虎骑们看得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飞虎骑们都看过贾嵩出手,就算他们十个人一起上也不够自家长官一个人打的。

          结果现在的场景却好像是自己家的长官被别人制住了一样。

          “想不到长官你的手也这么的娇嫩。”曾奎继续开口挑逗贾嵩道。

          刚才可看见了自己说对方的脸长得娇嫩就让其非常的愤怒,他就明白了这个人应该很在乎自己的外貌。

          对于敌人自然是要在各个方面都予以打击。

          “你找死。”<p>果不其然听到曾奎的这句话贾嵩的怒气更加深了几分。

          顿时贾嵩便全力运转起了[玉深冰蝉功],一瞬间他的皮肤就变得如玉一般透明洁白。<p>贾嵩伸手直接向前便破了曾奎的防御,并抓向了曾奎的脖颈。

          但是曾奎在发现贾嵩运用出真正的手段之后,便直接用力踏了一下地面,整个人直接向后退了五六米。<p>他可不想和全力激发的贾嵩硬碰硬。等他站定之后也立刻运转起了降龙伏虎功第三层,瞬间整个人便变拔高了几分,同时身上的肌肉鼓动将道袍都给撑了起来。

          这算是他人身形态能够运用出的最强力量,当然这指的是在武者道路上的力量,他还没有使用出属于九品入道修炼者的力量。

          下一刻两人便对战到了一起。

          两人是拳拳到肉的真男人大战,每一下对拳两人的神色都不自觉的会狰狞一下,因为疼痛是不可避免的。<p>曾奎在力量上要比贾嵩厉害一些,但是在战斗意识上却比不上贾嵩,因为为曾奎根本就没有几次真正的战斗。

          在他使用僵尸躯体的时候都是以碾压姿态赢的对手,所以他的战斗技巧根本比不了贾嵩这种从小培养且还经历过几十次实战的人。

          不过依靠强大的身体素质曾奎还是能够和贾嵩打得平分秋色,甚至在这样继续下去输的人会是贾嵩。在身体素质上面贾嵩根本比不了曾奎,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贾嵩怎么可能能够赢得了曾奎。

          在对轰了几十拳之后贾嵩也明白了这一点,随即在一次对拳之后他直接用出了一个后空翻便退出了战斗。<p>然后伸出右手虚空一招,旁边的亲卫就立刻将一把亮银长枪扔了过来。贾嵩将长枪拿与手中非常熟练地挥舞了一个枪花,然后便准备继续和曾奎对战。

          但是曾奎看见这个场景后就赶紧吼道:“打不过了就拿武器,这可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了。”<p>“我们之前可没有规定说不许拿武器,而且你也可以拿出自己的武器啊!”

          贾嵩一点儿都没有脸红的说道。

          可是进城之前曾奎已经将自己的金瓜锤和顾客一起藏了起来,金瓜锤虽然用着非常顺手,但是携带起来真的不怎么方便。

          他进城的时候也没想着要和别人打架。

          “你既然不使用武器,那么我可就要上了。”贾嵩说道,有了长枪在手的他的战斗力最少增加了一倍。

          从八岁开始他就接触长枪到现在已经有十一个年头了,他的枪术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心领神会的大成之境。而且他手中的这把长枪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就算巴掌厚的铁板都能够一穿而过。<p>所以就算曾奎的体格有多么健壮,在他的长枪面前也根本没有用,要能够攻击到一下便能够取得这场比试的胜利。贾嵩知道这一次自己有点胜之不武,但是他更不想输,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手下的面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

          不管如何这一次的战斗胜利他必须要拿下,不过他已经决定了不会取曾奎的性命,在比试之后也不会再为难曾奎,全当做是他胜之不武的赔偿了。

          “既然这样,那长官也不要怪贫道动用一些手段了。”

          刚才面对面肉搏时他并不想使用自己修炼者的能力,但是现在对方明显是在耍赖,那就不用留手了。

          “有什么能力就使出来吧!否则可就要在大牢里面和你的猩猩待上一段时间了。”贾嵩颇为不屑地回应道。

          随后贾嵩便手持长枪冲向了曾奎。但是在这个时候曾奎已经在自己的挎包里面摸了一把。

          我有一张无敌帛书

          廖婉强

          但是他们却能利用弓箭的射程,对他们进行不断的射击。

          让神雕一个人在这里进行抵抗,也是显得有一点手足无措。

          而它的背上还背着自己最重要的朋友,那就是柳如烟。

          在这种双重压力之下,他现在想要动也没有任何的手段。

          只能不断的扇起自己的翅膀,希望可以尽快的延缓对方的进攻步伐。

          李无尽还有火凤二人已经得知了消息。

          自然火急火燎的第一时间赶到了此处。

          明知道今天就是要夺下玲珑宝塔最好的机会。

          怎么可能会放弃,更加知道在这种危难的状况之下。

          他们应该会出现心慌意乱的情况。<p>自己只要能上前当他们给压制住那玲珑宝塔,也就算是得到了手。

          李无尽的脸上带着非常兴奋的神色,对于火凤,更是对他提出了表扬。

          “也不错,我们快点出发将他们全部都拿下。<p>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和我们对战,看来我们今天已经彻底的大获成功,哈哈,这实在是太好了。”

          火凤跟在他的身后,自然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他也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能保护好自己的性命而已。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现在他对于李无尽这个人已经彻底的看透了。或许自从他们双方在一起,他带李无尽维持的时候。

          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发生。

          这个人为了利益可以牺牲掉所有人的性命。

          包括自己在内也是在所不惜的,这就是他一贯的做法。

          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自然也就想开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样的悲哀。

          而他现在也是想要见识一下那玲珑宝塔最后的归宿,究竟会花落谁家。<p>而他们赶到那里的时候自然大惊失色。<p>没有想到神雕一个人背靠着建筑物站好。

          而他的翅膀则是在不断的煽动。

          远方的所有弟子,还在源源不断地对他进行着射击。<p>希望可以将它给射死,但是他们的做法确实毫无作用,甚至也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p>此时神雕的身前已经掉满了散落的箭。

          这就证明了他们在这里战斗已经持续了非常久的时间。

          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将对方给打败。

          这样说起来的话也都会让人觉得很好的差异,更是觉得相当的悲哀。<p>但是也没有什么样的办法,因为这也是他们必须要做到的。

          而且他们现在在这里进行抵抗的时候。

          脸上都是带着不舒服的神情,甚至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化解目前的状况。<p>李无尽也知道现在也不能轻易的靠近神雕。现在只是让他给按在了那里。

          让他动弹不得,如果给他一个机会的话,那恐怕他们就会逃之夭夭。

          为了能将他们给抓住,自己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辛苦,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柳如烟,你听我和你说,

          你现在赶紧的放弃吧。你不要再和我们进行争斗,

          你现在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如果你在这里继续下去的话,

          我敢保证最后的情况将会超出你的预料范围之外,

          你的这只大雕更会直接的被我们给杀死,

          到时候你就会后悔莫及,别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柳如烟自然也是心急如焚,

          他不知道如何的化解眼前的危机,<p>他也知道神雕一个人在这里进行抵抗,

          恐怕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而且他们现在确实没有<p>(本章未完,请翻页)

          任何的手段可以逃脱。<p>如果他还会飞翔的话,那他们自然可以直接的飞走。可是现在他却失去了这种能力。

          凭借他的本事,现在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这是极为危险的状况。

          有如言这样聪明的一个女孩也看清楚了。现在的情况对方就是希望可以利用这样远程的攻击模式。

          将神雕活活的给拖到没有任何体力的时候。

          这样他们就可以直接的将对方给杀死。

          包括自己在内,如果自己死亡的话。

          那玲珑宝塔更会被对方直接的给夺走。

          眼下就算是让自己交出玲珑宝塔。

          最后的结果恐怕也会一样。

          你不信这个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更加会对他们斩草除根。

          他这个人的想法一样都是如此的恶劣。

          想明白这件事情他也知道。

          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要勇敢的继续坚持下去。

          她小声的在问着神雕:“雕兄,你的体能怎么样,还能坚持下去吗?”

          神雕现在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就算是直到明年这个时候他恐怕也不会落败。

          因为他的体力包括他的内力都是源源不尽的。

          先天成功现在已经彻底发挥出了作用。

          无论对方利用什么样的手段都不会给他造成任何的麻烦。

          听着神雕鸣叫了一声。

          显的神采飞扬。

          这让柳如烟也是放下了心。

          其实神雕现在也是有一点迫于无奈。

          知道对方给他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如果自己想要离开的话。

          也不是一件难事。他可以甩开所有的防守。

          直接的冲出包围圈。<p>但是因为柳如烟的关系。他也不能这样做。

          毕竟他现在没有办法可以使用出自己的内力。

          如果他强行使用的话。

          竟然会给他造成经脉受损。

          那这些天以来一直锁面的功法也就进攻进去。这也是让他所不想要见到的危机状况。李无尽看着神雕竟然能如此的坚持。

          更是觉得非常的震惊。

          从他的表情上也是看得出来。

          对于自己来说觉得非常地愤怒。

          甚至想要针刺的冲上前去和对方进行一场大战。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过于的冲动。

          “这个如何治好,如果真的纠正以后他们在这里继续的打下去的话,

          我他们能受得了,

          但是我们的这些弟子恐怕是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了。”

          那些放箭的弟子自然也都觉得非常的劳累不堪。

          他们已经换了三批人在不断的进行的射箭。<p>这是一项非常考验臂力的工作。<p>他们现在都已经大汗淋漓。

          看起来也都除了要到达了界限。

          但是谁也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神雕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就这样的持续了差不多整整的两个时辰。<p>这时候有一个弟子压着张昭走了过来。

          原来正是那个三角眼。<p>“门主,是这个男人帮助了神雕,还有那个女孩。”<p>李无尽看了对方一眼。

          想也不想,直接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认为留下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

          倒不如及早的将他给铲除。

          “慢!”火凤放在旁边。

          突然阻止了对方的动作。

          他仿佛有着别样的考虑。

          “门主,您不要过于心急,看来这个男人就是今天这场胜负的关键人物。”

          张钊看着他们的模样。

          本来以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p>自己死定了。

          但没有想到对方现在竟然没有对自己动手。<p>这让他觉得有一点意外。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有了可以活命的机会。<p>但他哪里成想接下来要面对的更是麻烦的事情。

          “柳如烟,你们快点住手,你们看一看这是谁!”

          一把将他推倒,火风用脚踏在了他的头上。

          柳如烟和神雕也都发现了竟然是张钊。

          所以的情况之下。

          神雕只能放弃了抵抗。

          而这些弟子也自然都气喘吁吁的觉得总算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李无尽这才明白火凤的意思。

          原来这个小子就是想要利用这样的方法,逼他们就范。

          “柳如烟,你也是出身江湖名门,<p>你也知道忠义二字怎么写吧,如果你们再持续抵抗的话,

          我敢保证我会要就要了他的命,

          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

          就是交出玲珑宝塔。”

          柳如烟自然也是陷入到了犹豫之中。

          知道自己现在能活下来也是完全的拜对方所赐。<p>可是这个玲珑宝塔事关重大。

          他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献出去。

          “你这个卑鄙小人打不过,我们就用这样的方法,你觉得你还要脸吗?”

          “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那就自己来取!”

          火凤听完他的这番话。

          只是哈哈一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不会和她做口舌之争。

          “柳如烟现在我也是在给你机会。如果你为了自己的性命,还为了那个身外之物牺牲他的命,

          那传出去的话,

          恐怕对于你的名声会有相当大的损害吧,就算是你的父亲在九泉之下都不会安心。”

          柳如烟现在自然也陷入到了纠结之中。

          神雕望着这种情况也是特别的不知所措。

          因为他也不希望能有这样的麻烦。

          但是对方现在已经彻底的丧失在了这里,拿张钊的命进行威胁。“柳姑娘,千万不要听他的话,<p>你就算你交给他的话,

          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你赶紧的动手吧!”

          想不到张钊现在自己做出了选择。

          就是在面对这种状况之下要让柳如烟。

          千万不要听从对方的安排。

          否则的话会发生更多意想不到的情况。

          所以他的这番言论也是给了对方信心。

          更是让人都觉得非常的诧异。

          在这种危险的时刻他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言论。

          看来对方现在已经是想好了对策。更加没有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

          柳如烟这时候也才明白。对方果然是一个真正的好汉。

          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不堪。

          这也是让你无言心中特别的郁闷。

          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关系竟然这样的怀疑他。

          其实对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更是让柳如烟心中特别的不舒服。

          “混账,我让你说话了吗!”

          用自己的脚再狠狠的往下踩去。

          让对方也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这样让火风仿佛也感受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他更加有恃无恐的望着对方,显得相当的得意。

          “快点,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玩过家家的游戏。”<p>柳如烟慢慢的从自己怀中拿出了那个木盒。神雕只是望着柳如烟,没有任何的阻拦。

          他也知道现在能做的也就如此。

          除此之外他也没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帮助对方。

          更加没有什么样的手段能够拯救张钊,除非交出玲珑宝塔。<p>(本章完)

          莽荒求生录

          杨美韵

          手上的动作一顿,有些耳熟,是他?随后脑海里浮现出了他的样貌,他怎么会在这?

          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走向窗边,缓缓打开了窗户,就看见云时越正站在下面对着她笑“大侠,下次要是再快点就好了,外面很冷的。”

          这话一听,怎么反倒是我错了?“那你不妨再站一会儿。”说完,就想关上窗户,但就听见云时越说“大侠,我家都被人拆了,我已经没有地方住了,不知大侠可否,收留我呀?”南微双臂交叉在胸前,身体倚靠着墙上,静静看着他演戏。

          “大侠,不妨让我待在你身边,给你报恩好不好?”满脸笑意的看着她。

          照他这么说,是快要以身相许了吗?“不用你报恩,你不是说冷吗,快走吧。”“看见你就不冷了呀,大侠,我真的没有地方住了。”

          “你真的想报恩吗?”南微看他不冷,她倒是有些冷了。

          云时越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嗯”“快点离开,我就当报恩了。”说着,立马关上了窗户。

          云时越看见关闭的窗子,嘴角溢出了笑容,还挺倔。但凡事可以慢慢来嘛!随后就进入了客栈的厨房。

          南微还在脑子里回想,初次觉得救人是这么不好的事,紧接着,听见门外有人敲门“阿微,是我。”听到是杨君墨的声音,松了一口气。

          推开门,展开笑颜“君墨。”看见她对自己笑,本应的抗拒不了,在她身边总是非常温柔“简单的收拾一下,等会儿,我陪你去灯会。”在南微心里,杨君墨就像一个大哥哥,从小玩到大,让着她,宠着她,替她出头,替她挨打,这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好,对了,君墨,你想好我们先从哪儿着手了吗?”杨君墨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明日是从哪里着手查找浑天仪“我是觉得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凡间地方不小,慢慢来。”

          南微细想了一下他刚才说的,觉得还是有道理,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对,走一步看一步。”说着,对着他傻笑了一下。走到门口,就看见云时越端着一碗汤推门进来。南微看他进来,愣了一下,他是怎么我客房的?倒是不避讳。<p>杨君墨也是惊奇,他怎么来这儿的?

          云时越把汤慢慢的放在桌上,手捏了捏耳朵,有些烫!转过头,看见南微还愣在原地,嘴角笑了一下“没吃饭吧,尝尝吧,我可是第一次给人做饭呢。”

          “下毒了吧?!”杨君墨故意说了一句。“怎么,不信我?”云时越倒是没怒,压根没太在意,看了一眼南微。

          忽然对上了他的眼睛,就是直觉告诉她,应该可以相信他,朝他走了过去,坐了下来。杨君墨也没想,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是云时越。

          南微坐下是因为她是真的饿了,但是看到他做的汤后,饿意就瞬间消失了,哭笑不得“你先吃吧,我还不饿”特意让云时越先吃。<p>云时越看到了她的犹豫,那就只能先找个人试吃一下呗。舀起一勺汤,立马喂进了杨君墨嘴里,这一番动作,连南微都看懵了,这时有些心疼杨君墨。

          杨君墨打死也没想到,云时越会把汤喂给他,太咸了,说不出来的不好吃,当场喷了出来。<p>南微见状,看向云时越“你在汤里做了什么?”

          冤枉啊!<p>他也是第一次做饭,也不知道是什么口味,好奇的尝了一口,怎么……怎么这么咸!!!但如此,还是好面子,硬撑着咽了下去,装作无事的样子“我再去做一碗,这个发挥失常,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吃。”说完,便跑了出去,喝了一大碗水。

          杨君墨看状,想着这个汤是万万不能喝的,“阿微,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啊,马上回来。”

          “嗯”紧接着,看着门口想起刚刚云时越跑出去的样子,确实有些好笑,眼睛转到那碗汤的时候,崩不住了,忍不住浮出了笑意。

          掉进狼窝的那些日子

          陈盈昆

          在双流机场遇到的机组修士现在他已经知道,他们就是来自龙组的修士,可惜不是龙组正式一员,还是外围,具体他不清楚。

          对方找上门来的目的确实只是告知一声,让他去指定的场所报道,正式登记修士的身份信息。

          他身为浙省新进修士,自然也必须在浙省进行登记,杭城正好是浙省龙组总部所在地,所以他可以到杭城进行登记。

          对方给他的文件上有登记分部的详细地址,另外就是有关于他的身份信息,上面连他成为修士的时间都有记录,当然目前只是猜测,有趣的是信息中记录了一件特殊的事“庆都夺灵事件幸存者。”

          吴姓鬼修的话让他回想起了昏迷前的事,现在,关于以前的记忆虽然还很模糊,但实习期间发生的事已经都想了起来。

          很巧,原先自己竟然就在锦都市的隔壁庆都市读大学,毕业后也在庆都市找了间规模尚可但没什么人性的公司实习,直到后来帮上司送一份文件,走一条捷径小路时被勾魂误入了民房,然后就是被吴姓鬼修夺灵。

          没想到这件事都记录在了文件上,上面还显示,夺灵事件前自己确定是凡人之身,夺灵之后成为了修士,成为修士理由,则是未知。<p>秦莫思量着,到时候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也不清楚灵魂是怎么融合的。

          进入胡同后记忆就没了,直到吴姓老者出现,他意识清醒过来,灵魂被夺了部分然后昏迷,期间他在房间里待了多久,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灵魂融合就发生在这段时间里。

          可惜,没有期间的记忆他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就无法解释自己成为修士的理由。

          “不管了,总不能把秘密讲出来,看看对方的态度吧,总不至于探查我的灵魂吧!”

          秦莫从机场修士的态度可以看出来,散修的存在并不稀奇,对待他的方式简直可以用轻松加随意形容,谈了两句给份文件就走了,完全没有把他这个突然出现的修士当一回事!

          如此看来,散修应该是极其不起眼的一种存在,不入龙组修士的眼,那自己这个小三层修士,哪里值得人家郑重对待?

          搜魂探查啥的就不太可能了。

          “算了不管了,到时候再看吧,实在不行就瞎编乱造,反正搜魂的话还不是随我扯。”<p>收起文件,秦莫索性不再理会,只是他还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接触龙组。

          不过有关于龙组的信息,机场修士都不肯说,或许是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算是龙组正式成员吧,亦或者龙组本身的规定,不能轻易透露这些消息。

          “三层修士也只是外围吗?”

          对比起啖灵组织,吴姓老头三层修为就是长老,龙组的分级显然更严谨和高上。

          飞行的距离并不长,两地不远,两个小时的时间,当天下午两点,秦莫已经走出萧天机场。

          他已经知道机场有针对探查修士的手段,可意料中下机后有修士接洽的一幕没有发生,没有任何人再来接触他。<p>“散人吗?果然不起眼”<p>秦莫再次意识到这点,然后脑子里过了一遍分部地址后当场叫了辆专车就去了。<p>或许现在没人注意他,但既然已经告知他登记的事,自己若是长时间不去,怕是还会被找上门来,索性,反正他的目的也是龙组,那就赶紧登记吧。

          分部的地址靠近市区,在旅游度假区附近,距离机场也不远。

          靠近后,秦莫惊奇的发现,附近灵气的浓度大大提升,水平已经和庄园差不多。

          这不太对劲,因为地区分部差不多,灵气浓度的变化却极大。

          “这应该是受到某种阵法的影响导致的。”

          秦莫得出结论,不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龙组的手段看来不弱,受到影响的范围极大,难怪设立分部在这,只是总部的位置又是哪里?

          秦莫很好奇,对龙组的兴趣也大了不少,若是有这般实力,加上自身底蕴,只怕修为提升的速度会快的不可思议吧!

          心情也莫名激动的一些,灵气浓度变强,修为恢复的速度也变快了许多,这会已经有练气二层了。

          “明天估计就能恢复,在这环境下,月余时间修到五层问题不大。”

          秦莫心情大好,下车后人已经站在了一栋十几层的建筑面前,楼层虽然算不得高,但表面规整的很是气派,一看就是官方特殊部门的使用地,普通人没事绝不会靠近。

          秦莫收敛自己的神识,不敢随便探视,上前一步站在大门前。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场景,这时候他犯了难,怎么进去?<p>“叮”

          就在他苦恼思索时,一声叮响,大门处传呼器鸣响起来,跟着平静的嗓音响起道“你是谁,有什么事吗?”<p>“额~”<p>秦莫一怔,对方话语虽然平静,态度却十分冷淡。<p>“那个我是来等级信息的。”<p>“登记信息?”声音带着疑惑,过了一会道“名字?”<p>“秦莫。”

          又是一会沉寂,“噔”的一声,大门应声打开,门后一个制式服装的年轻人脸色平淡的站在那。

          “是来等级散人身份的是吗?”

          声音响起,与方才的不是同一个人。

          秦莫眉头轻蹙,忍不住神识感应了下,“练气一层?!”

          他有点惊讶,对方修为居然如此之低,难怪,毕竟只是个看门的,咳咳。

          年轻人没有察觉到秦莫的神识探查,知道秦莫是来登记散人身份后他有些轻视,只是当他也想探查下这散人修为时,平静的面色就变了,眼中带着一丝惊讶,自己竟完全探查不出对方的修为,重点是在他看来,秦莫平凡至极,若不是上头告知,他只当这比自己还年轻一些的小伙子是个凡人!

          区区散人,身份都未登记,竟然修为比自己都高吗?

          年轻人似乎忘了自己才仅一层修为,这会却是高看了秦莫两眼。

          秦莫应声后,对方态度好了几分,然后就将他带到了一层一间不大的接待室中。

          接待室除了靠墙的两张沙发,正中间就只有一张办公桌,上面一台电脑,整体看起来与普通的办公间差不多。在年轻人的指示下,秦莫坐在办工作的对面,此时,电脑前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健硕,完全不似枯坐办公间的人,反而更像一个长期维持锻炼,保持良好身材的健身者。

          秦莫虽然在观察对方,但直到他坐下,中年男子都未曾看他一眼。<p>送他来的年轻人已经自觉关上房门离开,秦莫只能干坐在那,等待对方先处理完手上的事情。

          眼下一幕,简直和世俗那一套没有两样,自己就像一个应职者,乖乖等着hr叫他的名字。

          “修行界,看

          最新入库 More+
          女神她来自祖安 蔡惠婷
          替身不需要拯救[穿书] 林政辛
          续约 黄允强
          黑莲花徒弟总想杀了我[穿书](火葬场) 周佳欣
          我成了影帝养的纸片人 黄彦铭
          海贼之诸天入侵 谢欢岳
          爆款创业 巫凯翔
          龙魂战尊 白静芳
          五感丧失也能成为港口Mafia干部吗? 李胜杰
          一胎三宝:萧爷追妻路漫漫 吴信宏
          最新资讯
          神话之商朝纣王李清苏妲己 游良洁
          娘子不好惹(重生) 夏淑珍
          私人浪漫 刘佑泰
          我把男主养成了偏执暴君(穿书女配) 沈泰菱
          盗墓从瓶山开始 黄小嘉
          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 曹喜木
          桔梗花的花语 王佑诚
          剑挽苍生 陈欣睿
          最近更新 More+
          穿越魔幻 蔡依洁
          穿越魔幻 张慧敏
          推理悬疑 杨轩豪
          推理悬疑 黎雅雯
          推理悬疑 李欣峰
          灵异玄幻 朱子翔
          灵异玄幻 林祯龙
          灵异玄幻 张佳琪
          都市言情 林家奇
          都市言情 李纯贤
          都市言情 张碧志
          武打仙侠 张韵如
          武打仙侠 陈雅婷
          武打仙侠 刘思洁
          网游竞技 齐亚绮
          网游竞技 吴琳伟
          网游竞技 许羽花
          都市言情 张泓木
          都市言情 刘政勋
          都市言情 柳韦伶